聂沐胤

手机被收,百粉点梗下周更

百粉点梗

唔,一百粉了,为了庆祝(才不是被大佬们吓住了),欢迎各位小可爱点梗(冰九,冰秋,忘羡,澄桑都可以),但是写的不好不能怪我了,明天(12.8)晚上10点截止,各位小可爱抓紧时间
选一对评论最多的cp写,至于内容是什么,嘿嘿,从评论里面随机抽取一位小可爱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by某只懒惰的聂沐胤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.12.7

『冰九』锢

第七章


私设:师尊失忆,忘记了小时候的经历,也包括忘了七哥,只记得后来在苍穹山的经历,还记得有个对自己很好的师兄叫岳清源。所以这时候的师尊心无杂念(应该没用错吧?),无悲无喜,,无欲无求。总之,配得上修雅二字

唔,本人文采不好,还长期拖更,看得惯就看,不喜欢也别喷


沈清秋才醒来没多久,看到那个自称是自己徒弟的人离去,想走动一下,以便进一步了解自己所处的环境。谁想刚下地就猝不及防腿一软差点摔了下去。沈清秋皱了皱眉,心想:我这是躺了多久了,竟站都站不稳了,总觉得忘了什么重要的事,但又想不起,罢了,车到山前必有路,船到桥头自然直,到时候再说吧。

沈清秋想要用灵力试探自己究竟哪里伤了,结果发现虽然自身感觉灵力充沛,但真正能使用出来的只有很少很少,原因是自己体内被修为深厚的人设了封印,一但强行冲破就会修为散尽,比凡人还不如。

沈清秋走到门口,想推开门出去赏竹,结果发现门上被下了一道结界,正是之前他只在书中读过的一种只能允许天魔族通过的结界。(我:废话,九妹可不是白读那么多书的!诶诶诶,九,九哥,把修雅剑放下,放下,咱好好说话,好好说话。。。)

沈清秋想起之前那个男子,所以?他是天魔后代?那他为什么会有灵力?不对,我不会收魔族当我弟子的,所以,我和他究竟什么关系?他为什么要囚禁我?(我:当然是夫夫关系啊。诶,九哥,我错了,不皮了,啊!冰哥救我!!!/冰哥抱走了自家小受,并想我投来了赞同的目光/冰哥:九儿~我觉得他说的挺对的)

傍晚,洛冰河过来送饭。

沈清秋静静地看着他,一句话没说。

这种尴尬一直持续到洛冰河离开。

走时,沈清秋看到洛冰河衣袍里掉出一本封面花哨的小册子 。可惜还没来得及将小册子还给他,洛冰河人就不见了。只见小册子封面上写着几个大字,春山恨


『冰九』锢(番外一·上)
这是补上次冰秋的车
这篇大概是辆伪车
就看成是前戏算了
至于真正的车是关于什么的,欢迎评论区回答,猜对的小可爱可以点梗让我更文

『冰九』锢

前方大型ooc现场,请注意

日常短小,勿嫌弃

下面正文


第六章

“你是谁,我在哪儿?”沈清秋扶额说到。

他才醒来,不知道为什么,头痛得很,感觉好像忘了许多事。

“师尊,你不记得我了?”

“师尊?这么说来你是我弟子了?可我才续任清静峰峰主没多久,什么时候收的徒弟,而且还是入室弟子?”沈清秋眉头一皱,不知道为什么,他对眼前这个自称为他徒弟的人从心底的厌恶,还带有一丝恐惧。

他打量着自己周围,发现和自己的竹舍很像,一样的白色绸帐,一样的竹床,一样的屏风,一样的茶具,一样的书桌,甚至连桌上的摆设都一模一样,位置都分毫不差。窗外也是成片的翠竹。但是,他十分清楚自己并不在清静峰。

“你还没回答我,这是哪儿。这里不是清静峰。”

“是,这里确实不是清静峰,师尊你受伤了,在此修养,最好不要乱跑,不然弟子可保证不了以师尊现在这身体素质会发生什么。”洛冰河淡然道。

“哦,知道了,你退下吧。”

“那弟子告退。”洛冰河强压下眼底的怒意。从他继位魔君以来什么人不是对他百依百顺,生怕惹他不高兴。而只有沈清秋除外。从前是,现在依旧是。

洛冰河出了竹舍,回到魔宫。

“呵,你以为你是谁?敢这样命令我。”

“沈清秋,真是好玩,你居然失忆了,真想看看让你爱上我后回忆起往事会怎么样,你这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。”

“伪君子,哈哈哈,伪君子”

“你这个被我拉下神坛的伪君子究竟还能做什么。”

洛冰河眼底显出一丝阴翳,转瞬即逝,眨眨眼,眼睛里又是充满了星辰,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。

“既然这样,我可就陪你演一场好戏了。”


幸与君逢(诗)

之前写的改良版,不喜勿喷

前文链接:http://hemeon.lofter.com/post/1f5ee924_12a882a66




正文:




陈笛缪缪,湛琴渺渺。

兰室喧嚣,溪洞寂寥。

云深初识,楼台再见。

梵山再知,此去经年,

再相回首,往事如烟,

浮至眼前,年年岁岁,

岁岁年年,吾之所爱,

终尔一人,共度余生 。


『冰九』锢

日常ooc,好不容易拿到手机更文,心疼的抱紧自己,好了,废话不多说,以下是正文:




第五章

【冰室】

开了门,冷气扑面而来,入眼一张巨大的冰床,这里一切都被冰霜覆盖,除了冰床上躺着的男子。这个男子肤若白雪,虽说相貌算不上绝色,但却算得上上乘,一袭青衫,配合周围的冷气,仿若谪仙。可惜,他始终眉目紧闭。

“师尊,你这个小人怎么长了这张君子脸,你可用这张脸骗过多少人,怎么办,越来越想你醒来了。。。”洛冰河温柔的抚上面前这个恍如谪仙的男子的脸,越靠越近,洛冰河咬着这个男子的耳畔,“真好奇师尊你醒来怎么解释玉佩的事,师尊,我纠缠你生生世世,让你永不安宁。”

说着,洛冰河含住了谪仙的唇,分开时,拉出一条银丝,谪仙原本苍白的唇被附上了温暖的红。

“师尊,委屈您继续睡会儿,徒儿这就动身让你醒来。”洛冰河露出邪魅的笑(聂沐胤:不要问我为什么,我也不知道)

【缚灵阁】(名字乱取的,总之就是放在水牢中失去的人的地方)

“第七排,第九行”

“哈,找到了,师尊,徒儿迫不及待的想见你了。”

幻花宫的水牢都设有缚灵阵,一旦有人在里面死去,会立刻被传送到这里的护魂珠,不给它自行魂飞魄散的机会。

洛冰河取出一颗浅青色的珠子,小心捧在手中,如捧稀世之宝般,生怕一不小心捏碎。

【冰室】

那青衣谪仙身下遍布着猩红的图文,散发出阵阵魔气,一颗珠子悬浮在他的正上方。一旁的魔尊闭目打坐。(聂沐胤: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,不能怪我/一脸无辜/)

魔尊突然睁开双眼,额上天魔印愈发明亮鲜艳,“魂归”

只见那颗青色珠子缓缓下沉,再慢慢融入青衫人的体内,直至不见。

“师尊,这下你可回来了,回来了,就永远也别想走了。”


『冰九』锢

拖了那么久,终于更了

先走剧情,至于上次那个。。。

用我们化学老师的话来说:请剪辑掉刚才那个片段

第四章

凭什么!凭什么!凭什么!

凭什么同样是洛冰河,他遇到的是那样的沈清秋,而我,遇到的是这个伪君子,道貌岸然的败类!

不要以为我不知道,那个嘤嘤怪就躲在竹林里,看着自己的师尊和我话说不好受吧?我就是要看看那只嘤嘤怪有什么能耐。话说他们两那关系。。。如果师尊当初没那样对我,我们现在是不是也像他们一样。。。师尊是不是就不会死。。。不会恨我。。。不会怨我。。。也不会只想着岳清源。。。可是,那好像不可能。。。——by怨气十足的洛冰河(冰哥)

“尊上,沈仙师的仙躯已用肉芝造好了,只差魂魄,便可复活沈仙师。”

“退下吧,我等会儿亲自去看看,还有,哪儿来的沈仙师,不过一个有着贱命的伪君子罢了。”洛冰河冷漠的道。

“尊上~还在想着那个贱人?您可因为他好久没来我们后宫了。要我说,沈清秋,沈九,他那样的小人,又善嫉,看到根骨好的苗子怎么可能不摧残,辛亏尊上天赋秉异才没受他迫害。就他还好意思称修雅剑。啧啧啧,尊上,你把他复活又是何苦。。。”

【哐当】

洛冰河将桌上的器物通通扫到地上,额间天魔印愈发明亮,眼瞳红的滴血,“滚,你给我滚!不要再让我看到你,滚出魔宫!滚出魔界!我干什么还要向你请示了?”一掌出去,那位美人被拍在墙上,因为她灵力微弱,现已闭气。

“来人,把这里收拾了。”

“是”

洛冰河踹开房门,头也不回的冲向罪魂阁。

可怜那个美人,正值盛宠,就这样被自己尊上打死了。








分界线





下面没有了,真的没有了








那个车,后期更在番外里面算了,先把剧情走完


『冰九』锢

注意注意注意,前方大型ooc现场,注意避让,文笔差,不喜勿喷。
感觉本章冰秋多
以下正文:

第三章
眼前是一片竹林,远处隐隐约约可见一竹亭。洛冰河沿着小路走到竹亭内。亭内只见一人青衫,不紧不慢的倒了一杯茶。
“怎么,堂堂魔尊闲的没事干?光临寒舍,是想打架还是耐不住寂寞想找人合欢?”
“如果是后者,你大可去找你那后宫三千佳丽,如果是前者,那你来得真不巧,冰河出去了,我又打不过你,还是请您移驾别处吧。免得冰河等会儿回来又哭。”沈垣淡淡道。
“都不是,就想问问你可知日月霜华芝?”
“日月霜华芝?你问这个干什么,莫非沈九死了?”
“死了”
“人都死了,你还把他带回来干什么?继续折磨?还是你。。。”
“这不是你该管的事 你只需要告诉我日月霜华芝。”
“行行行,我怕了你还不行。此物可重塑肉身,且肉身灵力充沛,只需将灵魂放入即可。。。”
“多谢,日后再见。”说完洛冰河(冰哥)用心魔划出空间裂口,回去了。
“冰河,出来吧,别躲了,人走了。”
竹林后走出一名黑衣男子,“师尊,为什么不让我去打他,他对你凶巴巴的,为什么还要帮他。。。嘤。。。”洛冰河(冰妹)委屈的说。
“总归这是他们的劫,我们帮不了,一切还需看他们的命。。。来,冰河,摸摸,别哭了,”
“嗯,抱抱师尊,”/洛冰河(冰妹)伸出了罪恶的小手/
【生命的大和谐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长长的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
听说,你们想看车?
❥(ゝω・✿ฺ)

『冰九』锢

呐,更新来了(冒着生命危险来更文)
感觉严重ooc,不喜勿喷
下次更新时间不定
那么
以下正文:

第二章
最后,洛冰河还是把沈清秋遗体风风光光的收敛下葬了。一切都那么寻常,就像普通夫妻(或者夫夫?)间的亲昵,除了他在给沈清秋换衣服(你以为冰哥会让别人碰九妹?想多了)时找到的玉牌。那个他以遗失多年,曾几度寻找不得的,以为再也找不到的玉牌,寄托了他那个命苦卑微的洗衣服养母对他的爱的玉牌。
玉牌完好无损,一如当年,除了红绳旧了点,有点磨损。
没人知道沈清秋如何做到在受尽刑法的同时保玉牌完整。完整的玉牌和沈清秋那破败不堪的身体形成鲜明的对比。洛冰河莫名心塞。
“师尊,为什么,为什么你要留着玉牌,你不是最讨厌我这个小畜生吗?为什么,为什么还要留着它 。。。为什么,为什么。。。沈清秋。。。师尊。。。”
“。。。我错了。。。师尊。。。我真的知道错了。。。你回来好不好。。。”
“沈清秋!你,永远别想逃过我!我说过,我会让你回来的,不管用什么办法。”(get被冰妹附体然后一秒变脸的冰哥X1)
[魔宫大殿]
“尊上,这便是日月霜华芝,可重塑肉身,因此又称肉芝。只需将人灵魂引入便可复活此人。”
“行了,你退下吧。”

『冰九』锢

注意!注意!注意!前方大型ooc现场,注意避让,文笔差,不喜勿喷,看情况决定有没有后续,不定期更新。
以下正文:
空气中弥漫着腐肉的气息,难以消散,令人作呕。
这里阴暗潮湿,没有一点阳光,只有一点若隐若现的红光一直闪。
【滴答】【滴答】
这里很静,静的可以听到水滴落下的声音,也很冷,冷得即使他修为高深也不禁打了个寒颤。旁边的烛台被点燃了。随着火苗的渐渐跳动,这个地方的真实面貌被展现出来了。
周围是水,冷到人心的水,磨人意志的水。墙上挂满了沾着血的刑具,地上有小水潭,也有早已干涸的血迹。血迹如果没有干涸,照着这样子,似乎是汇成一条血河。看向血河的源头,从房梁上垂下来一根铁索。铁索的末端最着一个圆环。圆环扣着一个人的腰。如果那还能算是人的话。这个人蓬头垢面,形如疯子。最可怕的是,他的四肢全都被切断了。肩膀和大腿,只有四个光秃秃的肉球。可是,他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。瘦的皮包骨,肤色蜡黄,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,几乎没有一片完整的布料,透过破口,还可以看见早已干活的伤痕,密密麻麻,再也不会愈合,衣服也被血浸得早已看不出本色。
一双黑靴出现在这个“人”面前。
“师尊,你嘴不是很厉害吗?你不是最喜欢骂我吗?你不是最怕痛吗?你不是最爱干净吗?你说话啊!沈清秋!你给我回答!我知道你没死!回答!”洛冰河说着就解开铁链。
【啪】那个“人”直直的摔向地面,连一丁点反应都没有。
洛冰河向他打了几鞭,依旧毫无反应。倒是那原本破破烂烂的衣服彻底破了,露出早已腐烂的伤口。
“尊上,他已经死了,该放下了。”不知何时站在洛冰河背后的柳溟烟说到。
也许,这个人渣真的死了,这场游戏也该结束了,但是,为什么我心这么痛,洛冰河想。
“滚!我叫你滚!”洛冰河怒道。柳溟烟一声不吭,自觉退下。洛冰河却抱起地上那个“人”,轻抚他的脸颊,道,“我的好师尊,你先休息一下,这场游戏还没结束,你,永远逃不出我手掌心的,你还欠我好多没还。。。”